广东梅州枉法执行肆无忌惮,外来投资商10亩土地被“暗杠”

时间:2022-08-17 13:45:06    来源:腾讯微信    

法院裁定对酒店进行评估拍卖时,并未将酒店停车场5679.44平米的土地及配套设施列入其中。但在以物抵债的公告中,却要求酒店将“一切设备、设施”交给申请执行人。

广东梅州市梅县区人民法院肆无忌惮的枉法执行,让这家经政府招商引资而来、由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叶选平先生提词的桂岭迎宾馆,走向万劫不复、欲哭无泪。

高利贷是拖垮迎宾馆的导火索

2015年4月,梅州市蕉岭县人民政府通过招商引资的形式,将福建惠安投资商张景川先生引入,投资兴建桂岭迎宾馆(又称“蕉岭迎宾馆”)。为此,张景川与蕉岭县招商局还签订了《招商引资项目投资协议书》。

2015年9月9日,蕉岭县招商局为张景川开具《证明》称:梅州市桂岭迎宾馆是我县2015年重点招商引资项目,该项目对发展优化我县旅游硬件设施起了重要的支撑作用,享受我县招商引资重大项目优惠政策,请相关单位在办理手续证照时按招商引资优惠政策给予支持解决。

为支持迎宾馆的建设,梅州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的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叶选平先生,还亲自为“蕉岭迎宾馆”提词。

迎宾馆建成后,一直正常营业至今。作为蕉岭县最大规模、最高档次的酒店,在当地极具影响力,同时也是县委县政府的主要接待平台,近年来为当地旅游事业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但天有不测风云,没想到迎宾馆会在相邻的梅县区人民法院的枉法执行中倒下。

2020年1月2日,李苑英以梅州市明景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张景川、桂岭迎宾馆拖欠其借款1000万元为由,向梅县法院提起诉讼。

2020年4月2日,梅县法院作出(2020)粤1403民初43号判决书,判决明景阳房地产公司、张景川偿还其借款1000万元及24%的年利息。

在上述案件的判决中,法院均未要求桂岭迎宾馆承担还款义务。但是,李苑英却于2020年5月25日向法院申请对桂岭迎宾馆进行了财产保全。

城门失火殃及鱼池。2020年6月22日,梅县法院对此立案执行【执行案号:(2020)粤1403执665号】。后来因桂岭迎宾馆的资产过大,李苑英的债权标的不足以提起法院对其司法拍卖,于是本次执行没有实质进展。

但是,因法院对桂岭迎宾馆的保全查封,直接造成明景阳房地产公司和张景川遭遇银行断贷,导致资金链断裂,蕉岭当地的诉讼案件接踵而来。最终,经蕉岭法院对景阳房地产公司、张景川的判决和执行案件标的高达9009万余元,经梅县法院判决和执行的标的为2194万余元。

引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李苑英的1000万元借款。事实上,该借款是李苑英勾结某银行行长设下的局。先是银行行长介绍李苑英向明景阳房地产公司出借1000万元过桥,表面上的年利息为24%,但实际上的利息为每周15万元。

也就是说,该借款的年利息高达78.2%(365天÷7×15=782.14),即明景阳房地产公司每年要为该1000万元的借款支付782万元的利息。当然,如果仅仅是为银行贷款“过桥”而短期使用,对明景阳房地产公司来说是没关系的。但当明景阳房地产公司拿到该借款并还进银行后,银行便立即断了明景阳公司的贷款,继而让明景阳公司长期为该高利贷支付利息。

此外,李苑英为躲避高利贷的法律追究,她一般不用自己的银行账户进行放款和收贷。比如上述1000万,她就是委托韦冬梅进行放款的。

在如此狡猾的高利贷专家的套路下,景阳房公司和张景川注定死路一条,并殃及桂岭迎宾馆。可以说,张景川和他的桂岭迎宾馆,就是倒在李苑英的高利贷之下的。

梅县法院枉法执行的五大问题

系列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桂岭迎宾馆成了该系列执行案的主要执行标的。因该宾馆位于蕉岭县境内,且蕉岭县法院的债权金额大于梅县区法院的四倍,于法于理,该系列执行案都应当由蕉岭法院进行统一执行。

但令人意外的是,上述系列执行案,却舍近求远地全部交由梅县区法院执行。2021年7月22日,梅县法院作出(2021)粤1403执恢169号执行裁定,决定对桂岭迎宾馆进行强制执行。

2021年8月11日,梅县法院委托京东大数据询价平台,对桂岭迎宾馆的房屋进行评估。京东大数据询价平台评估认为,桂岭迎宾馆房屋面积12738平米,单位8730元/平米,标的物总价为111202740元。

询价报告作出后,梅县法院于2021年9月9日作出(2021)粤1403执恢169号之一《执行裁定书》,决定对桂岭迎宾馆【粤(2016)蕉岭县不动产权第0002791号】进行拍卖。拍卖的范围包括:桂岭迎宾馆价值120万元的厢房、客房附属设备。

裁定书特别强调的是,桂岭迎宾馆房产价值111202740元,厢房、客房附属设备价值120万元,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双方对上述价格都认可。

果真如此吗?张景川称,对上述评估价值,他根本就没有同意。在评估报告作出后,他和他的桂岭迎宾馆不断向梅县法院提出执行异议,但均不了了之。

张景川指出,上述评估报告及梅县法院的执行存在以下五大问题:

其一,漏评5679.44平米的独立土地。

“粤(2016)蕉岭县不动产权第0002791号”《不动产权证书》明确记载:酒店建筑面积12738.02平米,土地面积9941.64平米,其中分摊土地面积4262.2平米,独用土地面积5679.44平米。

而评估报告仅对12738平米的房地产进行评估,5679.44平米的独立土地却被“暗杠”了。按目前当地相同位置土地每亩340万元的价格,被“暗杠”的近10亩土地,价值至少3000万元以上。

为什么说该土地被“暗杠”?因为桂岭迎宾馆房屋总高为五层,12738平米的建筑总面积平均下来,占地面积也就是2500多平米。即便加上一层附属设施,建筑物占地也不过4000平米。而不动产权的土地面积是9941.64平米,如果仅对建筑物进行评估,那么剩余的土地就必然被“暗杠”。

其二,漏评酒店装修、办公系统、空调、太阳能等设施设备。

除了上述5679.44平米土地被漏评,还有1.2万平米的酒店装修、厨房设备、办公设备、空调、太阳能等设施设备均未列入评估范围。

即使按照快捷酒店每平米平均装修1000元的市场价计算,1.2万平米的桂岭迎宾馆7号楼,装修价值至少1200万元。再加上中央空调、屋顶太阳能、办公系统(包括超大LED屏)、消防设备、厨房设施等,总价值至少2000万元。

然而,价值2000万元的资产,在评估报告中却只字未提。

张景川表示,既然上述资产未列入评估,桂岭迎宾馆是不是应当将其全部拆除搬走?

其三,实际要求交付《公告》严重超出拍卖《执行裁定书》范围。

前面提到,梅县法院于2021年9月9日作出的(2021)粤1403执恢169号之一《执行裁定书》,决定对桂岭迎宾馆进行拍卖的范围是:建筑面积为12738.02平米的酒店房产,及桂岭迎宾馆价值120万元的厢房、客房附属设备。

但2022年7月26日梅县法院作出的《公告》,要求桂岭迎宾馆和张景川,将“桂岭迎宾馆的房地产及一切设备设施交给李苑英等19位申请债权人管理。”

从“价值120万元的厢房、客房附属设备”,到“一切设备设施”,这里面的空间有多大?

按文字理解,“一切设备设施”包含了价值3000多万元的5679.44平米土地的使用权,以及未列入评估的价值2000万元的装修、酒店配套等设施设备。照此计算,法院随口说出的几个字,每个字价值都将近1000万。

如此以法律的名义强取豪夺,与土匪何异?

其四,挂羊头卖狗肉,蕉岭法院的执行分配清单却加盖梅县法院的公章。

执行卷宗表明,一份《蕉岭县人民法院关于桂岭迎宾馆、张景川系列案件参与分配清单及金额》的表格,加盖的竟然是梅县区人民法院的公章。

如此挂羊头卖狗肉混淆执行主体,弄得相关利害关系人都不知道该投诉谁。

其五,与本案无关的人参与执行分配,持生效判决的装修方却被挡在门外。

据张景川介绍,梅县法院执行分配表格中排在第10号的张政文、第11号的陈碧梅,其债权与桂岭迎宾馆毫无关联,但梅县法院却让其参与执行分配。

而另一个为被执行人提供装修服务的公司,却被挡在执行分配的门外。

据福建豪太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反映,他们为作为被执行人之一的梅州市明景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提供装修服务,但至今仍拿不到工程款。其起诉后,蕉岭县法院作出(2017)粤1427民初176、梅州中院作出(2017)粤14民终100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明景阳公司应向其支付工程款7776894元、逾期付款违约金3100802元,共计1080多万元。

判决生效后,豪太装饰公司向蕉岭法院申请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双方达成和解协议,法院裁定终结执行程序。但至今,豪太装饰公司还是拿不到全部工程款。

在此情况下,梅县法院制作的由“梅州市梅县区人民法院”盖印的《蕉岭县人民法院关于桂岭迎宾馆、张景川系列案件参与分配清单及金额》表中,居然没有将豪太装饰公司列入参与分配。对此,豪太装饰公司表示强烈不满。

而同样与桂岭迎宾馆毫无关联,但能参与执行分配的,除了另案申请执行人张政文、陈碧梅,还有表格中的第8号丘杰、第9号梅州市梅江区恒峰装饰材料行、第15号江大军、第17号客家村镇银行、第19号杨荣辉、徐仲维。同样情形待遇截然相反,显然不公平、不合理。

当然,也正是这种不公平不合理,才导致梅县法院对桂岭迎宾馆的两次拍卖均以流拍告终。

第一次是2021年10月17日至18日,梅县法院按评估价直接降价30%后,以7868万元的起拍价在阿里巴巴上对桂岭迎宾馆进行司法拍卖。

第二次是2021年11月14日至15日,梅县法院再降价20%,以6294万元的起拍价再次在阿里巴巴上对桂岭迎宾馆进行司法拍卖。

两次流拍后,申请执行人李苑英、另案申请执行人蕉岭唐汉经贸有限公司等人申请以6294万元的价格进行以物抵债。

2021年12月24日,桂岭迎宾馆向梅县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要求终止变卖其财产的执行措施,重新对酒店固定的有形不动产及停车场、地下室等所有财产进行全面评估。但该异议被梅县法院、梅州中院以超过主张期限为由裁定驳回。

2022年7月5日,梅县法院作出(2021)粤1403执恢169号之二号执行裁定,裁定桂岭迎宾馆以物抵债,实际抵偿李苑英等19人债权5769万余元。

在此过程中,桂岭迎宾馆不断向有关部门举报控告。但梅县法院回复认为,评估机构对桂岭迎宾馆全部建筑面积12738平米进行评估,其中就包含分摊土地面积4262.2平米和独用土地面积5679.44平米,且最终评估价格经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双方协商确定,并协商增加了酒店设备费用,故不存在桂岭迎宾馆反映的未将室外停车场独立占地及其他配套设施列入评估的问题。

桂岭迎宾馆表示,反正他们对评估结果是不认可的,5679.44平米土地、酒店装修及设施设备被漏评是明摆着的事实。但在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常态化的今天,为什么梅县法院还如此肆无忌惮?

究竟谁是推动枉法执行的幕后黑手?希望上级相关部门能对此进行调查,依法纠正梅县法院的错误执行,让每一个当事人都能感受司法的公平正义!(来源:时代法制)

中国文化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中国文化新闻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文化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文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文化新闻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