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金融高管“涉黑”受审 受害人起底皮利伟过往发家史

时间:2022-08-12 11:34:24    来源:香港时报网官方    

太平财险原江西省分公司总经理皮利伟“涉黑”案于2022年6月23日在江西省泰和县人民法院开庭。此时距其被江西警方立案侦查逮捕整整两年。

据江西省泰和县人民法院公告,皮利伟、皮冬根、皮冬云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挪用资金罪、骗取贷款罪、催收非法债务罪、敲诈勒索罪等罪,预计于2022年6月23日至7月31日共计39天。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中。

本网此前曾报道与皮利伟相关的案情,据本网记者获悉,目前多位皮利伟案受害人在关注此案进展,甚至有人专程从东北坐火车赶赴江西吉安送锦旗到吉安市公安局扫黑办并等待审判结果。

在江西吉安当地,皮利伟及其家族因涉足矿产、沙场、屠宰、煤矿、自泥矿、酒店、食品、高利放贷等行业在吉安市是非常有名气的,另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皮利伟涉黑案查封金额超过27亿元,作为一家金融企业职业经理人,皮利伟为何有如此众多资产,按常规这么多资产是纳税后所得吗?还是靠强买强卖,或欺行霸市、敲诈勒索获得?他是如何起家的?

玩弄非法债权和股权资产利润倍增

来自吉林的商人庞文清,因为经销江西省宇财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勃客牌勃客酒产品,与皮利伟相识,“2015年我发现从勃客酒厂进的6万多元的酒是假酒,就跟酒厂打电话,接电话的是皮磊,他当时不给退货处理。“

庞文清无奈之下,向吉林省食药监局打电话投诉,吉林省食药监局转到江西南昌有关部门后,勃客酒厂才同意退货。过后不久,皮利伟邀请庞文清到江西南昌跟他谈合作卖酒,双方在江西南昌共同成立了一家公司。皮利伟称他是在职公务人员,不能当法人,庞文清持有45%股份成为法人,皮利伟则通过皮磊名下的一家公司持有55%。

在运营公司期间,庞文清发现,代理商的款项都没有打进公司账户,而是进入了皮磊自己的公司开元大酒店的账户里。“不仅如此,公司的POS机、公章、财务章等全部在他们手里。”庞文清说。

庞文清有意退出,一天皮利伟约其在南昌一家大酒店谈判,要把其在公司55%的股份作价38万元强卖给庞文清,要求3个月内付清,“他说,如果我不同意,我走不出南昌,当时我比较害怕,就签了。”

在3个月后,皮利伟将庞文清告上法庭,要求其支付38万元以及违约金等一共50多万元,并将庞文清的财产予以查封。败诉后,庞文清财产被执行了40多万元,“因为还有一些没有执行完,我被列为失信人,飞机、高铁都坐不了,公司做不下去,打工也找不到工作,过得很惨,我有一次打电话给他,求他放过我,他都不理。”

此次,庞文清是听朋友说皮利伟涉黑被抓了近二年该案马上开庭审理了,他才又从东北吉林老家赶过来,要第一时间知道庭审结果。

相比庞文清的遭遇,江西本地的一些企业家及个人受害更为严重。

来自江西安福的企业家谢干才2013年2月曾向皮利伟借款1474万元,不到一年就归还借款1250万元后,后来皮利伟起诉,通过起诉胜诉后又被法院划走2200多万元,还被夺走名下价值8000多万元的酒厂,三项合计共1.1亿元的资产(见本网2022年5月19日报道《金融高管落马两年后再成被告另涉多起民间经济纠纷》)。

据谢干才说,在2015年1月,皮利伟带人到他经营的酒厂,逼其签下了一份协议,协议内容是将谢干才所拥有的酒厂抵债给皮利伟。他曾经多次向当地有关部门实名举报皮利伟未果,记者电话采访中谢干才说:我相信在中国不管权大位高、钱多富有的人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我相信以皮利伟为首的皮氏黑社会集团,法律会给迟到的公平一个公正的判决,我相信法律是公平正义的。

还有一件事谢干才说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2015年底,谢干才按照皮利伟的指令,种了1600多株胸径在9公分以上的红豆杉(国家一级保护植物),400多株胸径在15公分以上的桂花树,这些都是按照当时市场最低价给皮利伟的,条件是要先打钱购树,最后按照皮利伟的要求种植完后,皮利伟说这些树是谢干才送给他的,他打的购树款200万元,最后变成了谢干才借款,连种树的民工工资都不给,最后农民工起诉谢干才,又由谢干才付了民工工资,紧接着皮利伟利用这些红豆杉转身就在安福农信社骗取贷款1600多万元。

另一位企业家李平直到皮利伟在2020年6月被捕后才敢回到江西吉安,在这10多年的逃亡中李平落下了一身病痛,现在的李平已经是轮上的病人了。据其介绍,2005年9月,他向皮利伟借款150万元用于公司周转,皮利伟当时说,这150万元要么算投资,要么算3分的利息,要在半年内还清。截至2005年11月下旬,李平陆续还了120多万元,还有40余万元本金和利息未还。

此后李平的噩梦降临。据他回忆,当月月底,皮利伟带人过来,逼着李平写了400万元的欠条,并用李平的手机向皮利伟的手机发送短信,内容是李平欠其400万元,利息8分。

从2005年11月到2018年,李平累计向皮利伟付款460万元,其中2010年,皮利伟以抵债的名义,将李平位于江西安福县的火腿厂过户到其名下。

据李平说,从2009年到2012年,他饱受皮利伟及其团伙的威胁与殴打,一度在皮利伟办公室门口割腕自杀,后来被送到医院抢救过来,在出院后他就逃到了外地,再也不敢回吉安。

造假,利用职务之便套取公司巨资,骗取外商巨款

一、2013年5月被市公安局查获以皮利伟为首的在安福开元火腿厂,利用隐蔽的厂区房生产高端的利群和中华牌香烟。

二、2014年利用职务之便,套取太平财险返回的钱在安福注册一农业发展公司,把这些钱通过农业项目渠道把8000多万元纳入口袋。

三、骗取韩国商人开铂银科(成都)企业投资公司企业资金2200多万元美元,折合人民币1.5亿元。

巧取豪夺公私财产尽括囊中

除了涉嫌通过高利贷形成的非法债权掠夺企业家经营资产以及空壳公司股权强夺企业家转让款之外,据江西一些企业家反映,皮利伟涉黑团伙的起家,还包括用行贿及打砸抢手段攫取国有及民营企业资产。

安福县天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杨光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10年10月,公司通过竞拍,以9010万元取得吉安县凤凰镇田垅软质黏土矿采矿权。在2013年,皮利伟告诉她,想出800万元收购有采矿权的所有股东的股份,并扬言,如果不这样做,天安公司永远都采不到矿。

杨光辉没有同意,黏土矿也如皮利伟所说,迟迟未能进行开采,“公司的施工人员只要进入矿区,就会遭到一些人的追打,那些人就是皮利伟的兄弟皮冬根的人。”

在一个论坛上,记者发现一个贴子,称在2010年,吉水县黄桥镇南陂村白泥矿老板皮冬云在非法开采时,遭到当地村民阻工,之后皮冬根带领几十名马仔开了二十多辆小车赶到黄陂村,将一村民打成重伤后拖入车底伪造成车祸致该村民死亡。最后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在一场冲突中发生一起交通事故。确实有钱能使鬼推磨,假得不能再假。

这起事件经过当地媒体报道后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十多年后的今天,江西吉安当地还有很多老百姓都还记忆犹新。在江西吉安,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他听说过当年在吉水县黄桥镇的一个白泥矿,有一个姓皮的老板带人跟当地村民闹矛盾,打伤了多位村民,令人发指的是,其中一位村民被推到泥土车下碾压身亡,“当时报纸和电视都有报道,凶手也被抓了,但是后来被当成交通事故来处理,我们听说皮老板上面有领导撑腰,才敢这么嚣张,后来这个领导在其他地方任职时因为贪腐落马了,不然这个皮老板这次还不一定会出事。”

另一位受采访的当地出租车司机表示,除了在非法采矿上获利颇丰,皮利伟还用很少的钱收购了当地的一家知名糖厂(吉安县糖厂),“据说是当时搞定了领导关系,皮家只用了100多万元就买下了占地面积几百亩的糖厂,糖厂光设备都值几百万元,还不包括地皮的价值。他通过各种手段运作获得该块土地,本来是工业用地性质,几年以后他私自改变土地用途性质,还抹黑、诬陷吉安县人民政府,说是吉安县人民政府不诚信。这件事还闹出了一个极大的乌龙,皮利伟时为江西太平财险党委书记总经理,他不顾自己还是厅级干部形象,公然用香港大公报媒体长篇大论报道皮氏家族买了这块土地多少年,以政府不给开发为由,来丑化抹黑、诬陷吉安县人民政府,用这种流氓手段施压政府。同时他的儿子皮磊从国外留学回来,还自导自演地叫电视台采访,也用同样的声音诬陷政府,皮利伟为啥选这个时期?大家都知道这个时期是香港港独犯罪分子占中事件闹得非常厉害的时间段,皮利伟等家族成员竟然想出这种阴招来残害抹黑政府形象。还有我们这流传,吉安县永和镇有三贵,砂贵,地贵,肉贵,都是被皮家给垄断了。”

第三位出租车司机就对皮氏家族比较熟悉,而且认识皮利伟,皮六根,他介绍,“我老爸的战友就是他的保护伞,叫刘某福,现在已经落马,以前是九江市市委书记,我老爸以前和刘某福一个连,都是当兵的,后来到地方,经常和我老爸玩。皮氏家族远远不止网上报道的二十多个亿的资产,第一他垄断了吉安县的媒矿,江南小煤都,江西除了萍乡,就是他的煤矿,这个赚钱多快。第二就是开元国际大酒店,地段好,又高又大,第三吉安县有个糖厂,地皮是他的,面积很大,大到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被封在那里,第四就是他的高利贷公司,都是赚钱最快的行业,他是吉安最大的黑帮。”

江西省公安厅针对皮利伟涉黑一案于2020年成立了“605专案组”,并多次向社会公众征集该团伙的犯罪线索。在庭审中,在公诉人指控列举了53起犯罪行为事件,共涉11个罪名,涉案45人的违法犯罪行为。

受害者的振奋与担忧

安福火腿的老板李平,安福勃客酒厂的老板谢干才和安福天安房地产老板杨喜光等人对于皮利伟涉黑团伙受审既感到振奋和期待,也有一些担心,因为在网络上,有一些账号利用自媒体平台不断发文,为皮利伟等人鸣冤叫屈,内容从质疑公诉人、质疑庭审法官、质疑举报人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网络自媒体对办案的公检法人员进行大肆攻击,比如“律师说有警察当着同步录像说自己如何制作五十页假笔录”、“法庭未审先判”、“公诉人的指控,竟然没有一句话是真的”、“检察官公然违反检察院组织法的行为,就是公然违宪等等”。

更为出格的是,这些自媒体居然能够堂而皇之地诋毁公诉人,在网上发出举报信,还张贴当事检察官的个人信息,在没有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对检察官进行人身攻击。

最为搞笑的事情,自称皮氏家族的人,在网上发布对每个罪名都自审自判,指控的组织犯罪不仅均是个人行为,大部分罪名也明显不成立,指控的第一、二、四起寻衅滋事不成立。指控的第四起强迫交易不成立、指控的第二起挪用资金罪明显不成立,指控的骗取贷款罪不成立,指控的敲诈勒索罪均不成立,指控皮利伟、皮冬根、皮冬云故意伤害罪不成立,指控皮利伟、邹梅英的容留他人吸毒罪不成立,指控非法处置査封的财产罪明显不成立,指控的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不成立,那可以反问一下,你们家族目前在查封的资产27个多亿怎么来的,如果不是掠夺过来的,那应该都有纳税记录,你们又纳税多少呢?你们家族把整个吉安最赚钱的行业都垄断了,为什么这些行业都和你们皮氏家族有缘,有原因吧?

目前这些舆论并没有得以多大的关注,甚至有一些受害者在评论中驳斥其颠倒黑白的言论,但是受害者担心“三人成虎”,担心这些舆论会对公正的审判形成干扰,“如果犯罪分子得不到正义的判决,整个社会良知都会陷入到长久的黑暗中”。当然我们更多的是深信政府扫除黑恶势力的决心和法律的威严、公平、正义。这些舆论对庭审会否带来影响,一审判决结果将会如何?本网将持续关注。(文/图记者张涛宏)

中国文化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中国文化新闻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文化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文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文化新闻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